农大教授雄安护林记

“黄教授来了啊。”看到河北农业大学园林与旅游学院教授黄大庄的身影,雄安千年秀林养护项目负责人朱会营放下手中的活快步走了过来。

“这趟主要过来看看国外引进树种的成活情况。”黄大庄一边说明来意,一边把手中的相机对准了面前的北美红栎。

四月的千年秀林,满眼翠绿。

先植绿、后建城,雄安“千年大计”从“千年秀林”开篇。自从两年前千年秀林项目植下第一棵树开始,黄大庄便与这片林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时间拉回到2017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正准备下班的黄大庄突然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原来,千年秀林准备种植的第一批油松树干上出现了虫害痕迹,怕是重要检疫对象,项目负责人希望马上把黄大庄接来“会诊”。赶在天黑之前,黄大庄到达了现场,经过一番检测,他基本排除了虫害风险,给出了可以继续种植的建议,这让在场的项目负责人们长舒了一口气。

千年秀林适合种植哪些树种?树种的选择有何标准?这是黄大庄参与千年秀林建设项目以来一直思考的问题。他带领团队开展实地调研,查阅大量资料,完成了《雄安新区主要树种选择报告》的撰写,建议雄安新区主要树种的选择范围以乡土树种为主,考虑长寿、珍贵、观赏价值高等特性,并提出了种植配置重要要参考要素。

与其他人造林的整齐划一不同的是,漫步千年秀林的人会发现,这里的树木形态各异,既有“细高个”,也有“圆胖子”,不成行成列,草木竞相生长。

“千年秀林建设中,注重了树种的多样性和观赏性,在平原地区像这种大面积“异龄、复层、混交样式”的近自然森林建设,在全国尚属首次。”雄安集团生态公司负责人介绍说。

树种选好了,如何造林也大有讲究。黄大庄又投入到《雄安新区造林工作手册》的编制过程中,在技术规程上进行把关,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了修改建议。

“我坚决反对冬天给树干刷白灰,这就好比冬天给狗穿毛背心,多此一举。”在黄大庄看来,刷白灰在不少地方变为一道林木养护技术工序,事实上无法做到有针对性地杀死害虫,在影响美观的同时,还会加剧土壤碱性。在他的呼吁下,造林手册中最终删除了这一条。

截至目前,雄安新区千年秀林已经完成四个项目,累计完成新造林17万多亩,植树1200余万株,100多个树种。

“一个天蓝树绿,鸟语花香的美丽雄安,正在逐步变为现实。”黄大庄的相机里记录着眼前这片林子的成长轨迹。在他看来,森林建成后不仅装扮了城市,还能够调节地方生态系统,实现吸尘降噪、涵养水源、增加降雨量等多重功能。

如今,黄大庄又多一重身份,作为千年秀林“森林医生”的一员,他要为树苗问诊把脉,开出药方。

“黄教授上次帮大忙了”,说起去年夏天新栽桧柏爆发病虫灾害,朱会营打开了话匣子,“当时树干上出现了害虫双条杉天牛,有时站在树旁都能听到天牛啃树的声音。”

大家急忙请来了黄大庄。经过现场解剖树干,黄大庄与专家团队作出了诊断,指导护林工人们粉碎、沤制,加强水肥管理,最后成功遏制了虫害的蔓延。

“今年长势不错,不过还要密切监测,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仔细观察一番后,黄大庄向朱会营叮嘱到。

再过几个月,黄大庄主持编写的《雄安新区千年秀林有害生物治理技术手册》即将公开出版,手册针对千年秀林及当地现有树种发生和可能发生的有害生物进行鉴定识别,对发生规律、治理技术进行详细的介绍。

“现在查阅的指导手册缺乏针对性,有了您的这本书,以后再遇到问题我们就能按图索骥了。”朱会营说。(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记者 焦以璇 周洪松)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农大教授雄安护林记